红色视频 | 红色博览 | 红色网群 | 作者专栏 | 英模事迹 | 权威发布 | 领袖故事 | 史海秘闻 | 领袖故事 | 红色恋情
红色联播 | 红色书信 | 红色演讲 | 红色景区 | 红色诗词 | 红色歌谣 | 红色镜头 | 红色游记 | 红色书画 | 红色访谈
红色收藏 | 红色格言 | 绿色景区 | 红色精神 | 导游词集 | 英模?#24067;?/a> | 特稿精选 | 红色歌舞 | 红色环球 | 红色题词
景区地图 | 红色日历 | 红色图库 | 红色文化 | 红色课堂 | 精神大观 | 长篇连载 | 红色人物 | 红色文物 | 红色头条
  当前位置:长篇连载>>《涟水之战》>>正文
第五章 空头许诺成泡影
2016-05-12 14:38:36
作者:孙燮成
浏览次数:
【字号 打印 投稿 ?#26469;?/a>】 【收藏】 论坛
分享到:0

    夺得华中首府淮阴城,张灵甫在南京可谓出尽了风头,镁光灯刺得他头?#25991;?#30505;。蒋介石对他恩宠有加,又是记者招待会,又是祝捷大会,还设家宴招待,并开出一张“集团军司令”的空头支票,然而,半年之后,这些都成了镜花水月。

    陈毅在赶往淮阴途中,猛听淮阴失守,心中万分痛苦。从敌人进攻淮阴投入的兵力看,淮阴不能坚守?#35328;?#20182;预料之中,但他万没有想到,敌人破城的速度?#20154;?#24819;象的还要快。沉默了一会儿,他渐渐地冷静下来,对身边的金冶?#22270;?#27874;说:“情况实在太突然,现在要想办法通知2纵、7师、8师,叫他们立即停止向淮阴开拔,改道向宿迁方向前进。”

    天色将晚,陈毅来到驻扎在王营的第7师19旅驻地,用电台和?#25991;?#29579;德取得联系,通知野战军司令部迁往郯城以北的码头镇。这一夜,陈毅辗转难眠,长吁短?#23613;?#19977;个月来,华东战场在敌众?#22812;?#30340;情况下,虽然取得歼敌18万人的巨大胜利,但由于战略要地两?#35789;?#23432;,华东战?#22336;?#29983;了重大变化。?#29615;?#38754;,南北两线敌人对新四军形成半包围态势,占领了运河和两淮,解放区面积逐渐缩小,部队作战回旋余地受到限制,交通财政出现了危机,群众的抗敌信心出现了动摇,这种态势如果继续蔓延下去,新四军就不得?#29615;?#24323;华中阵地,但他?#37038;?#36133;的阴影中又看到了一缕曙光。新四军华中野战军和山东野战军这两支主力正在密集靠拢,必将出现合并的趋势。一旦合并起来,就可以集中更多的兵力,打更大的歼灭战。泗县失利、两?#35789;?#23432;,皆因两支部?#30001;?#23618;思想的不统一,指挥的不协调,各想各的,各打各的,形成兵力分散而导致的失败。思虑间,他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 黎明时分,当苏中的大队人马冒着滂沱大雨,以急行军的速度,赶到涟水县胡寨村时,迎面碰上了从淮阴撤退下来的混乱士兵。从敌工部门送来的情报和这些士兵的陈述,证实昨夜淮阴城沦陷的消息,指战员们的?#25104;下?#36807;一阵忧郁之色,仅仅差了几个小时啊,淮阴城就被敌人占领了,真是让人好心痛。兵贵神速,对于战争是何等的重要,但是天公不作美,部队在泥泞的道路上艰难地跋涉了几天几夜,竭尽全力地赶路,最后?#25925;?#26469;晚了一步,让敌人占了便宜。

    这支大军是从苏中前线赶来的,已处于极度的疲劳之中。他们在苏中连续转战一个多月,七传捷音,歼敌5万3千余人,打得国民党常州守备司令李默庵焦头烂额,南京朝野震惊,老蒋发狠要革职查办他。

    10

    新四军主力从苏中赶到涟水的第二天,张灵甫就离开了淮阴,向蒋介石报喜去了。南京国民政府在中山大礼堂为他举行了隆重的?#38431;?#20202;式,迎接这位战场上凯旋归来的骁将。中央新闻媒体的记者们削尖?#22235;源?#22312;人群里钻来挤去,争抢头条新闻,镁光灯刺得他眼睛发痒,头?#25991;?#30505;,国防部还为他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记者招待会。他讨厌这些记者,因为每次采访,他们总是挖空心思地提出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问题让他回答,使他搜肠刮肚,穷于应付,但又无可奈何。他知道这是总统特意安?#35834;?#37319;访,是政治的需要,自己怎?#29467;?#36766;?话又说回来,这些记者们也是在抬举他,让他在公众场合多露露面,未免不是一件好事。德安大捷,上高战役,固然自己付出?#30636;?#30171;的代价,?#25307;?#20002;了小命。若不是记者们捧场,大?#33080;?#20316;,自己又怎能扬名天下,又如?#25991;芷讲?#38738;云。这样一想,刚才脑子里闪过的对记者们的一丝厌倦和不快?#24067;?#23601;消失了,代之而起的是一种渴望,渴望和记者们见面,让他们用生花的妙笔再帮他吹一吹,为他的远大抱负铺起一道红地毯。当记者们问他这?#20301;?#38452;大捷采用何种锦囊妙计时,他?#25380;?#33394;舞,侃侃而谈,当然,谈得更多的是委员长如?#35859;谈?#20182;用兵方略,如何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,将士们又是如何奋勇争先,拼死苦战,只字?#21050;?#33258;己。临结束前,张灵甫用八个字作简易概括,那就是:效忠党国,用命疆场!蒋介石破例在?#30772;?#36335;三号他的官邸设家宴为这位党国的“赵子龙”接风。虽然在杀妻那件事上,老蒋对他处理太重,但他一点也不恨,雷霆雨露皆君恩。

    张灵甫是个登徒子,曾?#32676;?#32467;过四?#20301;欏?#22312;原籍早婚的那个乡村女人邢凤英?#36158;?#20303;在乡下,一生不见天日;第二个是被他打死的吴海?#36857;?#31532;三个为陕西高翰林的孙女,是一个略有旧文化知识的封建式女性,由于相貌平常,不受宠爱。1944年,蒋介石在陆军大学成立甲乙将官班轮?#21040;?#32423;军官。张灵甫当?#27604;?#19971;十四军副军长,只是个少将级,经蒋介石亲自特批,张灵甫进入甲级将官班受训,成为陆军大学将官甲级班里惟一的少将。他颇为引以自豪。从陆军大学受?#21040;?#26463;回?#35762;?#38431;驻地长?#24120;?#32463;友人介绍与王玉玲相识,以王玉玲的年轻貌美和张灵甫的金钱地位,使两个人的婚事很快就谈妥了。

    11

    对于张灵甫的苛?#29616;?#20891;,人们还可以理解,但他把治军的这一套搬到了对家庭问题的处理上,就有些不近人情,甚至遭到人们的唾骂与不耻。他因此?#37319;送噶四?#31563;。他的第一位妻子就是在饱受他的折磨之后被他毫无理由地抛弃。第二位妻?#28216;?#28023;兰是四川广元人,生得艳丽迷人,性格活泼,又能歌善舞,深得他的宠爱。婚后的一段日子还算平静,张灵甫?#24515;?#24604;香惜玉,对他的小性儿迁就容忍,可日子一长,张灵甫便不再有耐?#27169;?#21448;旧疾复发,动不动?#25237;晕?#28023;兰施暴,经常打得她鼻青脸?#20303;?#20026;了?#24605;?#38754;子,吴海兰在人前强颜欢笑,当有人问?#20843;?#30340;?#25104;?#20309;来伤痕时,她总是以种种理由搪塞过去,只有在暗地里悲?#32902;骼帷?#22905;含垢忍辱地照料张灵甫的饮食起居,希望用女人的温柔去融化他心中的坚冰,改变他喜怒无常的性格。可张灵甫对于她所付出的这一切?#27425;?#21160;于衷,对她依旧是横挑?#20146;邮?#25361;眼,横竖不领她的情,真是?#26790;?#28023;兰?#36865;?#20102;心。

    张灵甫是个小心眼。部队进驻陕北保安,家眷们仍住在西安。他对远在西安的吴海兰放心不下,担心她年轻貌美,耐不住寂寞,难免不会做出红杏出墙的事,让自己顶着绿帽?#21360;?#19968;天,他的同事杨团长探亲归队,张灵甫便迫不及待地去向他打听吴海兰在西安的情况。一向爱开玩笑的杨团长深知张灵甫的心眼只有针尖大,存心在他面前卖关子,做出吞吞吐?#25314;?#27442;言又止的样子,这更让本来就有些神经过敏的张灵甫?#31070;即?#29983;,满腹狐疑,一个劲地催他说出来。这个杨见张灵甫已入了他的圈?#31069;?#20415;装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,说:“老兄,我说出来你可要沉住气呀。”张灵甫瞟他一眼,显得有点儿不?#22836;常?#26472;团长见火候已到便低声对他说:“唉,都怪你那老婆长得太招人眼谗,又生性风流,哪个男人见?#22235;?#19981;动?#27169;课?#23601;亲眼所见,她跟一个小白脸从电影院里走出来,在昏黄的路灯下搂肩搭?#24120;?#36824;亲嘴?#30097;?#21737;。”张灵甫不听犹可,一听说自己的爱人在家里偷人养?#28023;?#29369;如五雷贯顶,顿时头脑发大,醋意填胸,心里那个气呀,简直要撑破五脏六腑。他在恨恨地骂道?#20309;?#28023;兰?#27169;?#21556;海?#36857;?#25105;就知道你婊?#37038;?#22825;生的骚货,这不,我才离开这段日子,你那个玩意就痒痒得打熬不住了,居然将绿帽子往我的头上?#31069;?#20320;不?#20882;。?#34429;说平时我对你做得有些过分,但我们毕?#25925;?#22827;妻嘛,你怎么能抛三纲,弃五常,做出这等伤风败俗的事情呢?#35838;?#30475;你是骨头痒痒又欠揍了,这回你也怪不得我心狠,我张灵甫是什么人,你跟随我这几年心里还不清楚吗?#35838;?#26159;个恩怨?#32622;?#30524;里容不得半粒沙子的人,岂能做乌龟,当王八,让你在家里胡搞?眼下唯一的办法,就是让你从人间蒸发,否则,我难以咽下这口恶气,有何面目去见家乡父老,在同事面前又如何抬得起头来?平民百姓?#26143;?#33021;相夫教?#37038;?#36523;如玉,何况你是出生书香,你是团长太太,?#25925;?#36825;等轻薄,生性浪荡,寡廉鲜耻,算我当初瞎了眼啦,竟没有把你的骨子看透,倘若由着你的性子恣意寻快活,那我的这张老脸还不要钻进裤裆里,受着没年头的窝囊气。迁就容忍这不是我张灵甫的性格,你知道,我是一个要强的血性男人,人格和尊严对于我来说,比生命还重要,容不得你这样来作践我。怀着满腔的怒火,带着?#26197;?#28023;兰的刻骨仇恨,第二天,他就?#28304;?#33410;挈妻儿返回雩县老家省亲为由,向胡宗南告假回西安。

    见丈夫回来了,吴海兰惊喜万分。常言道:久别胜新欢。虽?#36824;?#21435;丈夫在很多地方对她做得太过分了,但他毕竟回来了,这?#24471;?#20182;心里还有这个家,还深爱着自己。想到这里,她早已把往日心里积聚对他的一?#25381;脑?#21270;作柔情万缕,象接待贵宾似的忙着为他又是泡茶又是削?#36824;?#24352;灵甫却疑心生暗鬼,总认为吴海兰为他所做的这一切是虚情假意,忸怩作态,杨团长的话又在他耳边敲响,心里就升起一股无名之火,酸溜溜的不是个滋味。他没有发作,克制住了,把窜上来的火苗又压了下去,开始实施他的杀妻子计划。除夕之夜,他平静地对妻子说:“海兰?#27169;?#25105;?#38209;?#27809;有吃上饺子了,今晚你就给?#37326;?#39290;子吃。”

    吴海兰顺从地挎着篮子,满心欢喜地去菜园里割韭菜,满足丈夫的要求,只要丈夫能回心转意,真心对她好,就是割下她身上的肉给他吃,她也乐意,也会毫不犹豫。吴海?#35760;敖抛?#20986;门,张灵甫后脚便尾随其后。吴海?#20960;?#36466;下身子,韭菜还没割一?#30505;?#24352;灵甫已从腰里拔出手枪,只听“砰!”地一声,子弹已?#28216;?#28023;兰左脑后打进,右下颚穿出,这与张灵甫在孟?#22362;南?#26159;被六纵特务团活捉,后又被副团长何风?#20132;?#27609;时的弹道如出一辙,?#36335;?#20901;冥天意。吴海?#23478;?#24377;身亡,倒在血泊中。这个可怜的女人,?#20102;?#36824;不知道,别人的一句玩笑话,却断送了她年轻的生命。

    命案发生后,西安警察局经过缜密侦查,确定吴海兰为张灵甫所害,立即到保安拘捕张灵甫,胡宗南却以种种借口阻?#21448;?#27861;。本来极其明朗的案情平添一层?#26197;恚?#20351;案件搁置下来。吴家觉得女儿恪守?#38236;潰?#24179;时并无?#28966;煨形?#24352;灵甫无?#30636;乱桑?#20840;不念当日恩爱,狠心杀妻,禽兽不如,女儿死得冤枉,心里咽不下这口气,频频向第一军军部、西北“剿总”司令部、陕西高?#30830;?#38498;?#28982;?#26500;控诉,却一直泥牛入海,杳如黄?#20303;?#21518;来,张学良的夫人于凤?#24651;?#20102;西安,吴?#19968;?#30693;这个消息,便辗转托人向于凤至申诉。于凤至?#25910;?#23398;良这个案?#28216;?#20160;么没人受理,张学良无奈地摇了摇头,告诉夫人:“中央军的事他不能管也管不了。”于凤至觉得吴海兰死得冤屈,一种同情,出于女人的同情和良心的驱使,敦促她启程南下,为屈死的这个可怜的女人去讨还公道。

    于凤至带着吴家的血泪诉状和西安妇女界的联名上书来到?#22235;?#20140;,找到了?#27604;?#22269;民政府妇女部长的宋美龄,要求严惩张灵甫。宋美龄看了诉状和联名上书后大为震惊,?#24352;?#19975;分,气呼呼地将联名信摔到蒋介石的办公桌上,愤然地说:“看看你的得意门生张灵甫干的好事!”正在批阅文件的蒋介石,摘下老光镜,抬头望着夫人那张气得血红的?#25104;?#24324;得一头雾水,茫然不知所措地问:“灵甫出什么事啦?”宋美龄面带?#25104;?#22320;说:“张灵甫无辜杀妻,败坏了国民政府的名声,国人愤慨,你一定要将他绳子以法,?#28142;?#29702;他,民心何安?”蒋介石颇?#24418;?#23624;地说:“你看看,你看看,又来了,这件事情我头上不知,脚上不晓,你要我处理他,?#26131;?#24471;派人去调查核实一下吧。?#20445;?#26680;实个啥?信在桌上,你自己看吧!”宋美龄没好气地说。蒋介石这才拾起桌上的老光眼镜,重新戴起,?#37026;?#22320;阅读起来信,看后勃然大怒:“这个?#30772;?#30340;败类,竟残忍地杀害自己的结发妻子,良心何在,军人的体面何存,如不予以严?#20572;?#25105;蒋某人如何面对四万万同胞?”说完,他摸起电话就打到了胡宗南的办公室,要他立即将张灵甫押解南京法办。

    12

    委员长动了?#20301;穡?#32993;宗南就是再有几个胆子也不?#20063;淮櫻?#20877;怎么有?#21335;?#24199;护他,这时也爱莫能助了。他把张灵甫叫到自己的办公室,长叹一声,凄然地说:“钟麟兄啊,你的事情闹大了,老头子动了真火,现在连我也保护不?#22235;?#20102;,你明天就起程去南京,?#37038;?#27861;办吧!”张灵甫原本?#26197;?#20973;着他的战功,凭着胡宗南和老蒋的特殊关系,凭着自己是老头子的得意门生,能逃过这一劫,想不到事情会弄到这样破烂不堪的地步,顿时象霜打的茄子,?#27604;?#22312;椅?#30001;希?#21322;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直到这时他才后悔起来,悔不该对妻子产生无端怀疑,悔不该听信杨团长的鬼话,悔不该狠?#30446;?#26538;将妻子打死。纵然妻子有一百个错,也罪不?#20102;潰?#20309;况自己也没有那个权利,更何况他找不出一点点妻子有什么生活不检点的地方,他好糊涂,?#27809;?#21834;!回到宿舍,他用拳头拼命地击打着自?#28023;?#21487;是,这一切都晚了,九州生铁铸大错,再怎么作践自己也于事无补,世上哪?#26032;?#21518;悔药的。

    这也许是命吧,命该如此,要出事,山也挡不住,天作孽犹可为,自作孽不可活,事已至此,现在只有听天由命随它去了。折腾了一夜,他的心?#21561;?#24179;静下来。第二天早饭后,他带着对杀害吴海兰的追悔莫及,也带着向亡妻赎罪的心理,启程南下,去?#37038;?#22269;民政府的?#22836;!?#19968;路上,他的心情很复杂,希望和失望在他的心里交织。他希望老蒋是在气头上对他作出的?#22836;?#20915;定,等气消了,自然就会为他开罪获释。君无戏言?#27169;?#36825;种可能性能有多大呢,这只?#36824;?#26159;自己的凭空想象和无?#30636;?#27979;罢了。他轻轻地摇了摇头,不可能,不可能。这是一个多么可怕而又无情的现实啊,而他又不得不去面对它。

    西安到南京,长途漫漫,既没有直通火?#25285;?#20063;没有长途汽?#25285;?#36335;上需要倒腾几次车。张灵甫所带盘缠并不富足,况且,他平时又嗜?#27631;镁疲?#22823;手大脚,还没有到达郑州,就早已囊中羞涩,只得以步代?#25285;?#22312;崎岖不平的道路上行走,脚上磨起了溜疮大泡,疼痛难忍,又无可奈?#21361;?#32456;于在?#39057;?#26102;分到了郑州。灯光?#20102;?#20043;处,郑州街头,人群熙来攘往,卖小吃的?#27721;?#22768;伴随着锅铲炒菜的叮当声震天价响,什?#27492;?#32650;肉,蟹黄包子,大排牛肉面等等,应有尽有,诱人的香味,惹得他喉咙打结,垂?#24310;?#28404;。张灵甫腹中饥肠响如?#27169;?#39295;得前?#22266;?#21518;墙,向他?#20652;?#22030;嘎地提抗议,可他身无分?#27169;?#21448;举?#35838;耷祝?#20960;乎到了流落街头的境地。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,?#29615;?#38065;难到英雄汉。他在熙来攘往的人群里搜寻着,希冀着能找个熟人借点钱,吃上一顿饱饭,可哪里寻得到?#31354;?#31181;苦?#24120;?#23545;于过惯了花天酒地生活的他来说,形成了?#33499;?#30340;反差,犹如从天堂一下子跌进了地狱,?#24418;?#21040;人生落寂时的凄凉,回想着爱妻生前对他的种种好处,愧悔并立,眼窝里禁不住滚下来?#21483;?#27882;珠。真?#30340;?#20799;有泪不轻弹,只是没到伤心处。

|<< << < 1 2 > >>
(责任编辑:cmsnews2007)
·上一篇:第六章 ?#27827;?#28070;物细无声
·下一篇:第一章 顺民意虎穴谈判
·内容提要
·目录
·第一章 顺民意虎穴谈判
·第二章 席间把盏论苏北
·第三章 天下雄师出金陵
·第四章 淮阴城头霸王吟
·第六章 ?#27827;?#28070;物细无声
·第七章 蓄势待发隐惊雷
·第八章 苦练兵提高战力
·第九章 老班长一诺千金
中国红色旅游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红网?#34987;頡?#29305;稿?#34987;?#24102;有中红网LOGO、水印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中红网所有,允许他人转载。但转载单位或个人应当在正确范围内使用,在下载使用?#21271;?#39035;注明“稿件来源:中红网”和作者,否则,中红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2、本网其他来源作?#32602;?#22343;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丰富网络文化,?#27515;?#31295;件?#28142;?#34920;本网观点。
3、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或本网站链接内容可能涉?#24551;址?#20854;合法权益,应?#30473;?#26102;向本网站书面反馈,并提供身份证明,权属证明?#36299;?#32454;侵权情况证明,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,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的内容或链?#21360;?br /> 4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来信:[email protected]
内容提要
目录
第一章 顺民意虎穴谈判
第二章 席间把盏论苏北
第三章 天下雄师出金陵
第四章 淮阴城头霸王吟
第五章 空头许诺成泡影
第六章 ?#27827;?#28070;物细无声
第七章 蓄势待发隐惊雷
刘忠:一家两代先烈
习仲勋漫步在深圳滨海大道
特稿:华国锋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(
特稿:李讷、张玉凤?#35753;?#20027;席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来到毛
毛泽东称习仲勋:“你比诸葛亮还厉害”
毛主席“?#21482;啊毙?#36175;
习仲勋与儿子近平、远平
东北七旬?#32451;俗?#23665;雕有多厉害?(组?#36857;?/A>
特稿?#22909;?#36828;新出现在邵华遗体告别仪式上(?#36857;?/A>
习仲勋生平年表
毛主席语录
特稿:社会各界送别百岁老人汪东兴(组?#36857;?/A>
特稿:张洁清同志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举
特稿:开国上将李达诞辰110周年座谈会在京举行(组
特稿: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系列活动暨?#35838;?#26032;四
特稿:祝贺女红军王定国103岁寿?#20132;?#21160;在京举行(组
特稿?#27721;?#22330;会议?#20309;?#22823;转折的前夜——朱德外孙刘建
特稿:山西昔阳大寨举行纪念陈永贵诞辰百年活动(
特稿:旷伏兆中将百年诞辰纪念会在京举行(组?#36857;?/A>
特稿:2014年12月26日,毛主席亲属、身边工作人员
特稿:“人民情•公?#36864;獺?#39318;都各界集会隆重纪
 
中 国 红 色 旅 游 网 版 权 所 有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
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*768浏览本站,16位以上颜色,IE5.5以上版本浏览器
冀ICP备05003408号
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美因茨游船
湖北快三走势图i 重庆欢乐生肖万位走走势图 温州麻将软胡硬胡 江西时时彩走势图预测 内蒙古时实时开奖结果 亚盘指数最全的网站 彩经网河南快三综合走势图 87654香港开奖结果 pk10冠亚和值免费计划 波克城市徐仁彬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彩乐乐 云南时时走势20选5 曾道玄机彩图APP 上海时时走势图表 容易赢钱的棋牌游戏 江西快三计划